第437章代王就番

  许负和裴钺回到了帝都长安,在自己的鸣雌亭侯府上安住了下来。他俩的生活比在山中还深居简出,山里还要上山砍柴,采摘野果,下地种菜,养鸡养鸭。而在帝都的生活这些都不要他俩自己去操劳,赶来的宋昌虽然小小年纪,将整个许府上上下下打理的风生水起。

  有很多慕名而来求见许负的达官显贵,也由宋昌出面接待。每次宋昌都能巧妙的将客人送走,而又不叨扰到深宅后院的许侯与钺哥。

  裴钺常常在许负挑灯夜读的时候,盘坐一旁垂目打坐。但是他现在入定的时间再难以和在天门上之中相比。他一直有些纳闷这许负怎么都当了女侯做了母亲了,哪里来的那么多书要看。那些书有自己好看吗?他曾经偷瞄过阿负手中的那些书卷,大多是一些晦涩难懂关于修仙的记载和见闻。裴钺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觉得书中所载大多都是哄人的,便重新闭上眼睛幽幽道:“想修仙你直接问我啊,看那些书作甚,不过在这闹市之中还是真是应了那句无财不养道,原来只知道那金石炼丹最是烧钱,现在才体会到要在红尘之中,得空静下心来修行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有财的没有空闲,空闲的则无财光是为了这张嘴就够得焦心的哪里还有心情去悟道。”

  许负勾起嘴角清丽一笑,眼睛却没有离开书简回道:“怎么,最近在这尘世中的高宅大院中困太久了?都能说出这般修行感慨来了?”

  “夫人,你说我们两谁先一步驾鹤西去?”裴钺忽然故作不经意的问道。

  “当然是你!”许负觉得今天的裴钺是怎么了,像个孩子一样竟问些天马行空的问题。

  “得!原来许侯大人还寻思着让我这白发男人早早的去了,好续个弦?”裴钺睁开双眼,痞里痞气的夺过许负手中的书卷问道。

  许负听后却噗呲一笑道:“续弦?!这词亏你想的出来。”

  “那···阿负你算过你能活多久?”裴钺拿着许负那本古籍一边囫囵吞枣的翻了翻问道。

  “九十又八岁。”许负当然给你算过,只是从来没人问过自己而已。

  “你还真算过,要是真的话,也太长了点。”裴钺低声自言自语般抱怨道。

  “还有抱怨人命太久的?!”许负看着裴钺故作生气道。

  “不是你说我先驾鹤西去吗,要是我先走岂不是要在黄泉边上枯等你那么长时间?”裴钺话一出就有些后悔,他偷瞄许负的反应,怕冰雪聪明的她猜出什么来。

  “那你就等着呗。”许负故作不在意随意的揶揄道。她也怕裴钺瞧出什么端倪来,于是起身抢回了自己的书简,低头继续看了起来。

  裴钺却有些疲惫悻悻的闭上了双眼,继续调息打坐去了。两人就这样过着重复到有些单调的日子,而在二人眼中这样的日子却是归于他俩自己的日子,所以分外的珍惜。还真应了那句长相厮守才是最长情的告白。

  就连现在随着阅历和年龄增长的宋昌也越来越能够理解,当初钺哥为什么都那样了还力排众议执意要娶许负为妻,只羡鸳鸯不羡仙啊。

  果然如许负所料,这样呆在陛下眼皮子底下的日子过了不到两年,陛下在亲征平定代地诸侯陈豨的叛乱后,册立虚岁八岁的刘恒为代王都于晋阳,并要求其尽快离开皇城前往封地就番。许负听闻到这个诏书颁布之后,既高兴又担心。高兴的是自己距离和自己孩子相聚的日子总算有个盼头了,担心的是不知道薄姬能不能同代王一同就番。若是吕雉扣下了她,未来的变数就很大了。

  而她和裴钺,能做的也同这一年半载一样,静下心来默默的守在帝都,如蛰虫待春雷炸起一般。

  而在偏僻的寝宫之中,薄姬听闻圣上下旨册封恒儿为王并要求就番,欣喜万分却不敢喜形于色,因为这几年随着陛下的老去,年轻的吕后的势力在后宫可以说的只手遮天。薄姬怕陛下要是太晚册封甚至没有给恒儿册封就薨了,那她两母子只会落得个活人陪葬的下场。

  薄姬自从上次得许负‘母子同行’四字之后,便时常茶不思饭不想,卧病床上,七分是真三分是装病。就这样持续病了快两年时间。

  这一听自己儿子就要被发往封地就番,她只能泪流满面。当然这些表现都被自己身边的宫女迅速秘密的告诉给了吕后。吕后听后只是点了点头,勾起嘴角道:“这个可怜的女人,命是苦了些。现在连最后的依靠和念想都快没了。当然要痛哭流涕。”

  就在幼小的代王要前去就番的前夕,宫女又向吕后报告说那薄姬已经病入膏肓开始咳嗽不止,几次还吐出了血来。

  代王刘恒见着从小和自己相依为命的母亲,竟然因为自己即将离开长安病成了这样,本来从不惹事不多事的他,第一次鼓起了勇气独自跑去擅闯御书房,跪在地上求自己的父皇道:“孩儿今日擅闯御书房罪该万死,但是孩儿见母妃听闻自己即将就番之后整日以泪洗面,现在已经到了吃不下说不着,还咳出血来的地步恐~恐怕命不久矣····孩儿斗胆求父皇开恩,让母亲同孩儿一同前往封地,也好让孩儿为母亲养老送终。”

  刘邦听来有所动容但是却还是厉声道:“不可,自古没这个规矩。朕的妃嫔应当在宫中养老才符合规矩。”

  “父亲!”刘恒眼中含泪,跪着往前走了几步哭着哀求道。

  “恒儿,你即将主政一方,已经是个王爷,想来还有很多事要准备,也还很多事情要学着去处理和接受。朕心意已决,念你是一片孝心实为感人,就不责罚你擅闯之罪。就这样吧!退下吧!”刘邦挥了挥手,让身边的的内侍官将刘恒扶了起来,送出了御书房。

  当回到薄姬床前的刘恒,握着母亲骨瘦如柴的手掌贴在泪痕已干的小脸蛋上哽咽道:“母亲,孩儿无用,虽然贵为皇子却~却什么也做不了。”

山城小说手机阅读地址https://m.sczxmh.com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山城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华夏第一女侯许负传,华夏第一女侯许负传最新章节,华夏第一女侯许负传 啃书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